蒂姆——太过努力的ATP大男孩

当前位置:ope体育滚球官网 > OPE体育滚球 > 蒂姆——太过努力的ATP大男孩
作者: ope体育滚球官网|来源: http://www.delongcom.com|栏目:OPE体育滚球

文章关键词:ope体育滚球官网,蒂姆,—,太过,努力,的,ATP,大,男孩,

  作为罗兰-加洛斯的失意者,蒂姆尽管没能撼动纳达尔在红土上的霸权,但接班“红土之王”的最佳人选无疑落在了奥地利人身上。与普遍质疑“爱拼才会赢”的同代球员不同,蒂姆应该是ATP巡回赛里拼搏派的杰出代表了。从网坛新人到大满贯亚军,从娇羞面对媒体到与梅拉德诺维奇大方谈情,可以说这两年的时间里,蒂姆的蜕变是全方位的,但外表之下或许你还不够了解他的刻苦……

  好莱坞曾创造出一位操着奥地利口音不知疲倦的超级杀人机器——终结者。现在在网坛,蒂姆就像是他前辈阿诺德-施瓦辛格的翻版。蒂姆的不知疲倦表现在赛场内外,他的认真程度随着成绩与日俱增,投入程度更是如此。但随着他突破力度的逐渐淡去,蒂姆是自然人而不是机器人的迹象,已变得越来越明显。

  2016年上半赛季,蒂姆化身劳模般参赛,并持续赢下不少胜利。无论是数量(4个冠军,巡回赛47场胜利)和质量(在红土战胜纳达尔,在草地击败费德勒),都堪称优秀。但他执着前进最终陷入戏剧性的停滞,温网后的22场比赛他只赢下11场。赛季前半段蒂姆还在通往伦敦总决赛的排行榜高居第四,但赛季末他跌至第九,凭借纳达尔的退赛和伯蒂奇在最后时刻“掉链子”,奥地利人最后才入围总决赛。

  关于状态下滑,蒂姆把自己比作机械,但描述得恰如其分:“整个系统有点失衡,之后让一切重回正轨是很难的。我花了三到四周,才意识到也许用多些时间来恢复会更好。我生病了,不是普通的生病,而是身体发出需要休息的信号。即便随后我恢复健康,但我无法真正、全身心的投入训练。我当时真的很累——我只想待在家里放松。”

  然而,蒂姆一如既往的固执己见,他将身体发出的信号屏蔽掉,继续在奥地利基茨比厄尔参加小型赛事。结果在本土赛事首轮,他连丢两盘输给排名421位的尤尔根·梅尔泽。

  “所以即便身体告诫我应该休息一下,我仍会把自己逼向极致,因为我希望在基茨比厄尔有出色发挥,”蒂姆说,“我认为这甚至是个更大的错误。因为我伤了臀部,我变得更累,不得不花了更长时间恢复。”

  尽管蒂姆所言像是要从这一经历汲取教训,但同样的错误还是再次发生。美网因膝伤退赛后,蒂姆为余下赛季制定了另一个繁重的参赛计划,从梅茨到成都到北京,接下来是维也纳到巴黎,但在这些赛事,他的表现乏善可陈。

  蒂姆无节制的参赛热情已被证明是一种负担,却也是他获得成功的基石和他开拓未来的动力。他的教练,曾和鲍里斯·贝克尔、亨利·雷特孔有过合作的冈特·布雷斯尼克,对蒂姆的工作态度引以为傲,为此他出版一本名为《多米尼克·蒂姆成功之道》的书。

  布雷斯尼克在蒂姆9岁就开始执教他,这样的年轻年纪,一点即通的思维可以毫不费力吸收网球课堂知识,这与布雷斯尼克执教公认的ATP球星——古尔比斯不同。后者的变化无常让他结束这段师徒关系时感到挫败感,在他的执教下,古尔比斯无法赢下一座大满贯,也没能闯进世界前五。

  “古尔比斯也许是一位更有天赋的球员,或者说比蒂姆有更好的网球天赋,”布雷斯尼克说,“但他身上缺了很多让你言传身教的特质。因为他的个性,他无法走到像那些做对了的人那么远。你对职业的热情,你宁愿为工作牺牲多少,或者说为了成功你准备放弃多少?和希望在网球赛场成功又期待拥有美好人生的人相比,和希望全年有几周度假时间的人相比,古尔比斯是有很大区别的,因为其他人还想拥有女朋友和豪车。

  “如果你确立一个目标,而且能够把其它目标和愿望搁置一旁,我会非常确信你能实现它,无论目标是什么。但大多数人,他们将’目标’降级为愿望。对我而言,多米尼克是那种做好准备为目标付出一切的人。其他诸如费德勒、纳达尔、德约科维奇、穆雷,他们是比多米尼克更优秀的网球选手,他们也具备这种品质。多少年来,他们每天24小时考虑的都只是网球。”

  布雷斯尼克提到的四名球员是比蒂姆更靠前的一代球员,甚至靠前二代,但没有年轻球员能取得重大突破来加入他们的行列。布雷斯尼克认为科技的分心,是阻碍年轻一代的因素。

  “即便是在训练换边时也要不断地玩手机?”布雷斯尼克带着怀疑的口吻说。“对我而言,这对他们是难以置信的干扰,因为他们总不得不想,是不是女朋友给他们发了度假照片或是别的什么。简直停不下来。然后到了早餐,他们又彼此互不理睬了。”

  于是,布雷斯尼克找来了“野兽派”体能教练赛普·雷瑟尼克帮忙。蒂姆不再分心于场外琐事,但他对教练的工作方式提出了质疑,但布雷斯尼克表示欢迎,因为这与他作为教练追求不懈努力的观点不谋而合。

  布雷斯尼克引证说,蒂姆父母的严格要求是他获得成长的关键——“毁掉孩子职业的头号人物是父母。”不仅如此,布雷斯尼克还把他的执教经验积累也归功于蒂姆,蒂姆在网球场的第一节训练课就让他印象深刻。

  “他是唯一一位从来,真的从来没问过我训练会持续多久的球员,”布雷斯尼克如是评价蒂姆。“我和他训练,他从不问我们什么时候结束,两个小时后他也不问,三个小时后也是如此。这样的习惯已经超过了15年,非常令人印象深刻。”

  “像小提琴演奏大师——他们每天练习6到10个小时,他们让这看上去很容易。他们不是更有天赋,也不是生来如此。他们演奏的如此出色是因为练习更为刻苦。在网球和其它运动中,这是相通的。一个每年做500台手术的医生会比每年只做200台手术的医生表现更好。在全世界,这是一致的。要让多米尼克具备足够好的能力应付身体和精神上的压力,他才能成功地与一直以来表现优秀的费德勒、纳达尔、德约科维奇和穆雷抗衡,还需要为此做出特殊准备。我认为这是必须。”

  尽管有人期待布雷斯尼克会回避谈论克耶高斯这样的球员,后者对网球的投入经常遭到质疑,但布雷斯尼克接受他,并愿意将蒂姆和克耶高斯放在一起对比。事实上,他认为他们之间的对比会产生像比约·博格和约翰·麦肯罗般的竞争。

  “我认为他们非常不同,但他们看上去要比实际更加不同,因为克耶高斯没有努力训练无法到达现在的竞技水准,”布雷斯尼克说,“那样的话,就显得对克耶高斯不公平,因为他是一位极具天赋的球员。大多数人会将克耶高斯松散的态度视为弱点,某种程度这也是一项优势,因为要玩出他那样信手拈来的hot shot ,只有像他在比赛中保持松弛才能做到。”

  蒂姆,对网球运动更加在乎,他相信他为工作付出换来的回报是胜利本身的释放。

  “你兑现赛点后,接下来2到3小时的感觉,是世界上最美妙的感觉,你会感到(自己)是如此强大,如此自信。当你赢得一项赛事时这种感觉会更好。”

  “在网球中这真的很特别,因为当你在周天赢得一项赛事,周天晚上会很棒,但到了礼拜一当你辗转到另一个地方,好吧,每个人会祝贺你,但仅仅如此。每个人都将专注于下一项赛事,而你上周的胜利已被淡忘。”

  网球成功的短暂性,以及蒂姆给自己制定的折磨人的参赛计划,让他承认这项运动会让人感到“难以置信的孤独。”

  “你会有点抓狂,”他说,“我认为巡回赛没有一个正常人。每个人都很疯狂,包括我。”

  当被问到是何因素让他疯狂,蒂姆停顿了下,然后用带着罕见的恶作剧目光笑了。

  “我不会在公共场合讲这些,”他笑着说。“但我认为整个网球运动,整个网球人生,都是非常特别的。如果你真的只是个普通人,这些你是做不来的。”

网友评论

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